袁伟民执教经历:他征服了世界

1982年9月,第九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在秘鲁进行。中国队以9战8胜的战绩,第二次夺得世界冠军。这是9月20日,中国队在同苏联队的比赛中,教练袁伟民在进行场外指导。

袁伟民,这个名字注定让人难以忘记,因为他在八十年代创造的那段辉煌,实在太过深入人心。1981、1982和1984年,袁伟民率中国女排历史性地取得第3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、第9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、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女子排球比赛冠军,使中国女排在世界排坛上首次取得“大满贯”、“3连冠”的历史性突破。而“顽强拼搏”的女排精神更是影响了一代国人。

袁伟民的传奇是划时代的,因为整整过了20年后,中国女排才再次站在奥运会最高领奖台上。现女排主教练陈忠和同样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,但他评价起袁伟民时,也是由衷地钦佩:“袁指导是真正的大师!”

袁伟民:我这个人比较好强,干什么,我已经认定干什么,我非得把它干好,所以从我当运动员开始,没拿到世界冠军,我虽然感到很后悔,但是我也没掉泪,我就寄托于我要当教练,我要去把这个队伍带好。

白岩松:您从八四年开始当这个体委的领导,到现在十一年了,在这十一年里,您个人感觉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袁伟民:对我来说,这个味道跟带运动队也不一样,而且这个我总感觉到,运动队的成绩的好坏,马上能够反映出来,投入多少马上能看到,像天平一样可以称出来,马上可以反馈出来,这个就不一样了,到了这体委以后,我在机关,那很多事不是一下子马上能看到的,要搞好一样工作,要下决心去干,我想多数能搞好。

白岩松:您从七六年当这个国家女排的主教练,一直到八四年这八年半的,这个教练生涯中,您自己说不安定感,等于陪伴了您八年半,现在对那种不安定感还记忆犹新吗?

袁伟民:作为我来说,我基本上处于这么个状态,所以你现在让我停下来,我感到还不太舒服,总是考虑怎么像一个一个马不停蹄,所以有时候感到,时间很紧迫,女学霸夺世界冠军我说亚运会是中考,奥运会是大考,考完,四年考完一次,四年以后又要考,两年考亚运会,四年考奥运会,不停地在检查你、督促你的工作,这就是搞体育的魅力。

白岩松:您是否现在经常对国家的一些体育运动队的教练,来讲你过去的一些执教之道。

袁伟民:当然我不这么说了,思维那个方式基本上这个,也许道理还是基本上,来自于这些东西,我还要求人家有时候比较严,人家认为我比较凶。

袁伟民:我在上海,那个时候我在广场过,正好那天人太多我就停下来,人家一看那是袁伟民,敲着窗子叫我看,有一个农夫还笑,那我那天就没笑,我就不笑。

袁伟民会笑,但他很少笑,尤其当教练员的时候,他曾以训练场上的冷酷无情,被称为中国的魔鬼大松(同音),但其实袁伟民又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。

白岩松:您对运动员那种非常,甚至说可以说是残酷的那种训练方式,是不是一方面做你的运动员非常苦,但另一方面做你的运动员都非常甜,因为他们后来都取得了成功。

袁伟民:因为我当运动员,没拿到世界冠军,问题在哪儿,我也找了我也看了前人、看了国外,总结人家的经验教训,这么做不行,这是惟一的,体育的它的特点就是说得通俗,最简单的几句话,就是心里刻苦按照以前周总理在的时候,要求号召的就是,要进行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的严格训练,那是苦啊,另外要一个坚忍不拔的一种毅力的精神状态,必须要奉献,要谈到牺牲,甚至要牺牲。

退役后,袁伟民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,虽然袁伟民对女排训练既严又狠,但他们的苦与泪换来的却是整个中国人民的欢笑。

1981年,第3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,袁伟民指挥着中国女排初涉江湖,这支并不被人看好的年轻队伍,却一鼓作气,杀入决赛勇夺冠军。这个中国大球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为全国人民带来了无比欢欣。

紧接着,1982年,第9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,1984年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女子排球赛,中国女排在袁伟民的带领下,又两次夺冠。

这个画面大家一定记忆犹新,当美国队员奋不顾身,却仍没能救起这个球的那一刻,中国女排历史性地取得了“三连冠”。

白岩松:在总结女排这个成功经验的时候,大家经常会提到一句话,就是超人的代价换取了超人的成绩,那么对于您来说,这个超人代价如果要抛掉这八年一天没休息过,还有七年没在家过春节,还有什么代价?

袁伟民:那就是家管得少,个人的事考虑得少,孩子的事考虑得少,所以家里面我是欠账的孩子,我是欠账的。

要想获得成功,必须付出超人的代价,这一点在袁伟民和他的女排姑娘身上,得到了充分的体现,袁伟民曾这样说过,在中国女排执教的八年,是我苦苦追求的八年,是充满了奇妙搏斗的八年,是浸透着酸甜苦辣的八年。

白岩松:听说在那八年半里头,哪一场比赛运动员发挥得什么样,比分是什么状况您都记得非常清楚。

袁伟民: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,现在随着我离开以后,我要把脑子里,原来的东西扒拉出去,我要装新的东西,所以慢慢地可能越来越这个东西开始会,有些东西该忘了。

白岩松:相信这个排球情结,不会因为您在领导岗位上,做得时间很长会越来越淡化了,这一点不会。

袁伟民:你要让我到球场上,到排球场上,我那些灵感马上就来了,这个大概不会忘了。

白岩松:时间过得非常快,您过去带队的时候,年轻队员郎平现在都已经成了这个中国女排的主教练,您是不是会对中国女排格外地关注一些?

袁伟民:开始她也都要求,我现在也尽我力所能及的给她一些帮助,我看了她这八个月,她很辛苦,她回来就说明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,当然我也做了工作了,当然确实回来是不容易的.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线 监督邮件:br>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ambridgemassage.net/,女学霸夺世界冠军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